誰在盯著科技巨頭?

2019-05-08 行業研究科技

展示量: 61650

 

人們有著一種普遍的感覺:科技巨頭太強大......但它們對消費者也有著很大的價值。

總部設在西雅圖或硅谷的科技公司現在占美國“五大最有價值公司”中的五家,來自哥倫比亞大學的Tim Wu這樣的律師和來自哈佛大學的Kenneth Rogoff這樣的經濟學家去年做了一系列評論,他們認為科技大鱷有一些感覺變得“太大了。“2019年,政治家們開始聽取民間的議論。

 

五大巨頭之一,微軟,在20世紀90年代后期受到了相當大的反托拉斯審查。另一家,谷歌受到歐洲反壟斷監管機構的巨額???。但近年來,美國監管機構對科技巨頭的不斷成長持樂觀態度。智能手機質量越來越好,免費在線服務和廉價電子商務,這些都成為競爭市場按預期良性發展的佐證。

 

與此同時,科技巨頭公司通過一些居心叵測的策略壓迫供應商和競爭對手。包括亞馬遜對競爭對手的價格戰,蘋果公司對自己的App Store的高壓管理,Facebook長期的隱私丑聞。隨著富人變得越來越富,批評的聲音也變得更加激烈。

 

Facebook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于2018年4月10日在國會作證時,扎克伯格的100個紙板站在美國國會大廈門外。

 

國會民主黨已正式承諾推動更嚴格的反壟斷執法,總統候選人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甚至要求拆分其中幾家公司。很少有政治家像沃倫這樣嚴厲,但大多數在2020年競選總統的民主黨人都要求對科技公司進行更嚴格的管控。

 

這個問題有點復雜,盡管將微軟,谷歌,亞馬遜,蘋果和Facebook簡稱為“科技巨頭”這件事很容易,但這五家公司的實際組織結構卻截然不同。

 

Facebook是一家領域相當專注的公司,運營三大在線服務(Instagram,WhatsApp和Facebook本身),這三個服務可能看起來像競爭對手。蘋果是垂直整合的龐然大物,它生產硬件、軟件和在線服務,這些服務大多是整合在一起的。但谷歌、亞馬遜和微軟都已經成為非常經典的企業集團,在同一屋檐下擁有龐大而松散關聯業務。

 

讓我們來梳理一下現狀:近年來,科技行業的反壟斷執法一直如此松懈 ,而沃倫的提議如此強烈,應該有一些措施來收緊那些發展迅猛的大型公司。與此同時,許多獲得政治支持的想法(例如,恢復旨在遏制“掠奪性定價”的舊法律)將殃及比這五大公司更大范圍的其他公司。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D-MA)于2019年4月27日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全國工資和勞動人民論壇上演講。

 

除了經濟和法律細節之外,還有一個關于科技巨頭的文化意義的糾結。經過一段時間的傳播,技術企業家經常被稱為商業世界的“好人”。特別是與華爾街的銀行家形成鮮明對比。批評者的焦點較少放在具體的法律條款上,更多的是強調一般來講世界上最富有的公司(以及擁有它們股份的億萬富翁)都是問題的組成部分。與此同時,反托拉斯法是一種強硬的武器,幾十年來一直被用來解決一系列問題,而這些問題與人們對現代技術集團的質疑不盡相同。

 

反托拉斯法關注高價格

 

美國反壟斷政策的主要法律規定都非常過時,措辭也很泛泛。

 

例如,克萊頓反托拉斯法(Clayton Antitrust Act)已有100多年的歷史,它的前身謝爾曼法案(Sherman Act)就更老舊了。兩者有著舊時代的痕跡,當時越來越復雜的金融操作使得成立大型工業組織成為可能,通常使用經典的鍍金時代通用名稱,如美國鋼鐵公司,標準石油公司和美國糖業公司。這些公司壟斷了各自的行業??死扯俜ò覆⒚揮兄該魅魏翁囟ǖ姆治隼唇餼齠月⒍銜侍?,而是簡單地禁止一家公司收購另一家公司,因為“這種收購的影響可能主要是為了減少競爭,或者制造壟斷”,并且沒有提供太多進一步定義或闡述其含義的方法。

 

從某種意義上說,例如,當Facebook收購Instagram時,這顯然是一項收購,減少了競爭,因為兩家公司制造的智能手機APP都在爭奪消費者的時間、注意力和廣告收入。但當時Instagram只有3000萬用戶(而且只有十幾名員工)。這個收購是否大大減少了競爭?

 

監管機構和法院這些年來對條款的意義有著不同的看法,但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在“法律和經濟”運動的影響下,試圖在經濟效率方面重塑競爭的法律概念。司法系統根據對消費者福利的影響來界定這些反壟斷問題。雖然消費者福利比單純的價格更重要,但實際上看價格(這顯然是重要的,也有助于以客觀的方式衡量)一直是消費者福利分析的主要標準。

 

這有時會導致“反壟斷”政策聽起來有點不合常理。例如,幾年前亞馬遜基本上壟斷了電子書市場。主要的圖書出版商聯合起來挑戰大公司,司法部對他們提起反壟斷訴訟。為什么? 好吧,亞馬遜正在市場上使用它的力量來保持低電子書的價格。政府認為,出版商試圖組建一個卡特爾,迫使亞馬遜提高價格。事實上,盡管出版商最終與政府達成和解,但在電子書市場引入更多競爭已經產生了影響,電子書價格比亞馬遜壟斷時更加昂貴?;瘓浠八?,標準并不是一個主導市場的公司是壞事。如果公司的市場支配導致消費者的不良后果,那就太糟糕了。

 

回到Facebook和Instagram。當時,很少有觀察者看到這筆交易有多重要。 但技術行業分析師Ben Thompson去年告訴代碼大會的觀眾,允許此次收購是“過去10年來最大的監管失敗”,這讓 Facebook鞏固其社交媒體的壟斷地位。然而,在當代反托拉斯框架下,有人可能認為對消費者沒有任何傷害,因為Facebook和Instagram都是免費的,畢竟沒有導致價格上漲。是的,合并后的實體就是這樣一個廣告巨頭,上個季度吸納了170億美元,對于其他試圖銷售廣告的公司來成為一個大障礙(例如,出版公司利用廣告收入為新聞業提供資金),但這一點對消費者來說不一定是個問題。

 

被投訴環繞的科技巨頭

 

一個臭名昭著的故事,Brad Stone在他的關于亞馬遜的書The Everything Store中講述了貝索斯對一家名為Quidsi的創業公司的狡猾手段,該公司試圖通過Diapers.com和Soap.com等品牌打入電子商務業務。貝索斯注意到了該公司,派出亞馬遜高級副總裁與Quidsi的創始人共進午餐。副總裁傳遞的消息很簡單:亞馬遜正在考慮進入尿布業務,Quidsi應該考慮被亞馬遜收購來實現這一目標。

 

Quidsi不想被收購,貝索斯強調,這是一個“你無法拒絕的交易”。

 

不久之后,Quidsi發現亞馬遜的紙尿褲和其他嬰兒用品價格下降了30%。 作為一次測試,Quidsi高管修改他們的價格,然后看著亞馬遜的網站相應地改變了價格。亞馬遜專注于監控其他公司價格并調整亞馬遜價格的定價機器人正在監控Diapers.com。

 

這開始讓投資者感到擔心,他們對跟進Quidsi的投資變得猶豫不決。然后,亞馬遜通過推出一項名為亞馬遜媽媽的新服務來增加賭注,該服務提供大量折扣和尿布及其他嬰兒用品的免費送貨。根據Stone的說法,Quidsi高管計算得出,“亞馬遜將在三個月內僅在尿布品類中損失1億美元。”到2010年11月,Quidsi董事會同意被亞馬遜收購。幾年后,亞馬遜媽媽計劃結束了; 幾年后,Diapers.com品牌完全消失了。

 

2018年7月16日亞馬遜員工在西班牙San Fernando de Henares舉行的為期三天的“Prime Day”罷工中看到亞馬遜首席執行官杰夫?貝索斯的面具。

 

這種行為違反了很多人的公平競爭意識。但它沒有提高價格,事實上,在短期之內降低了價格。

 

而且這不是亞馬遜打硬仗的唯一方式。亞馬遜作為許多第三方供應商的市場,也以Amazon Basics和Amazon Essentials等商標銷售亞馬遜品牌商品,還有一些品牌不太明顯,包括Lark&Ro,North Eleven和Society New York。歐洲競爭管理機構懷疑亞馬遜使用這種方式來開發仿制第一手的產品數據,這種做法當然感覺有些低俗,與超市或百貨商店推出的自有品牌類似。但是,對消費者沒有明顯的傷害。蘋果公司有點類似,長期以來iOS開發者對其App Store政策頗有微詞。

 

但在這兩種情況下,供應商通常都感覺大型平臺占據主導地位,除了參與其中之外別無選擇。蘋果首席執行官Tim Cook于2018年6月4日在加利福尼亞州San Jose舉辦的2018年蘋果全球開發者大會上發表講話。

 

與此同時,Facebook一直被媒體關于隱私和假新聞的投訴所困擾。但是,不僅大約有十億用戶從免費服務中獲得日常娛樂,而且服務無處不在使得很難離開。與Facebook一樣,谷歌也使用黑盒算法向用戶提供內容,這可以極大地影響獨立出版商的收入,同時也會引發有關編輯偏差的問題。

 

這些都是可能屬于美國反托拉斯法范圍的問題,但大部分都沒有被納入考察范圍。

 

沃倫希望拆分科技巨頭

 

3月初,沃倫提出了一項提案,該提案將導致谷歌、亞馬遜和Facebook拆分,同時對蘋果和微軟如何開展業務施加一些重大限制。

 

作為一名體育迷,她用棒球的比喻來解釋。

 

“你可以成為棒球比賽中的裁判員,或者你可以在比賽中擁有一支球隊,”沃倫說,“但你不能成為裁判同時在比賽中擁有一支球隊。”

 

沃倫風格的平臺中立原則換句話說,你不能成為陳列商品的技術平臺,同時又是人們在平臺上找到的東西。

 

具體而言,根據她的計劃,全球年收入超過250億美元的公司“向公眾提供在線市場,交易所或連接第三方的平臺”將被指定為“平臺工具程序”。平臺工具程序將被禁止擁有平臺上的任何參與者。因此,在線商店中沒有Amazon Basics電池,只有第三方制造的電池如Duracell。沒有谷歌搜索頁面上的當地餐館評論,只有Yelp和其他第三方的評論搜索結果。

 

規模略小的公司(全球年收入在9000萬美元至2500萬美元之間的公司)將面臨較低的監管障礙,要求達到“公平,合理,非歧視性地與用戶打交道”的標準,但不要求在結構上與主要平臺一樣進行分割。歐洲反壟斷法已經采用了類似這一標準的行為,谷歌因谷歌搜索中的谷歌內容而受到???。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D-MA)于2019年4月24日在德克薩斯州休斯頓舉行的人民總統論壇后向媒體發表講話。

 

這類規定不會像谷歌、Facebook、亞馬遜那樣真正影響微軟和蘋果的核心商業模式,但正如沃倫自己后來所承認的那樣,這將使iOS App Store和微軟的Xbox商店的當前規則變得非法。

 

科技巨頭是善意的嗎?

 

下一屆總統將通過國會推動反壟斷程序的重大立法改革的可能性相當小。

 

但下任總統肯定會任命司法部反壟斷部門的主管,他或她還將任命聯邦貿易委員會主席。這些是決定聯邦政府何時會或不會在反托拉斯案件中采取行動的主要監管機構。下一任總統還將任命聯邦法官,其裁決構成反托拉斯法的實質內容; 聯邦通信委員會主席,其工作雖然在技術上不是反托拉斯本身,但與技術行業的利益相關。代表(或不代表)美國科技巨頭利益的外交官和貿易政策官員將對這些大公司的命運產生重大影響。

 

從這個角度來看,2020年競選活動的一個相關方面是,雖然大多數企業都傾向于共和黨,但硅谷的巨頭傳統上與民主黨有著非常密切的聯系。

 

簡而言之,通往硅谷的旋轉門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華爾街,成為民主黨高層首選的現金。就主要產業而言,科技公司在某種程度上是民主黨的天然合作伙伴。

 

該行業主要以藍色州為主,所以如果它希望在華盛頓擁有影響力,那么需要民主黨一側的盟友。盡管所有企業都喜歡共和黨的稅收政策,但高度全球化和移民眾多的高科技產業在特朗普的經濟民族主義品牌和主要的概念問題上存在著嚴重分歧。

 

反對共和黨稅收改革法案的示威者于2017年11月30日舉行了“人民阻止億萬富翁減稅”。然而,所有這些的風險在于,大型科技公司未必成為監管活動新時代的最佳惡棍選擇。

 

受歡迎的科技巨頭

 

大型科技公司對政治和媒體數據的強烈抵制可能會掩蓋這些公司多數仍然非常受歡迎的事實。

 

新反壟斷運動推動的基本前提不要忽視科技巨頭仍然受歡迎的原因:這些公司主要是為消費者提供優惠交易。

 

如果谷歌利用其搜索市場的主導地位來哄騙人們付款,該公司將非常不受歡迎。它要么會失去市場份額(從而打破基本的反壟斷問題),要么容易受到傳統的反托拉斯投訴的影響。但谷歌并沒有這樣做。搜索是免費的,Gmail也是免費的,Google Docs和Google表格等應用也是免費的。谷歌奇跡般存在的谷歌翻譯軟件也是免費的,谷歌地圖也是免費的。

 

Google提供大量免費服務,以最大限度地提高數據收集并優化其廣告功能。這最終會讓很多利益相關者感到厭煩,包括從事廣告行業的人,但谷歌對消費者的基本價值主張確實非常好。

 

同樣,亞馬遜被指責傷害供應商、傷害競爭對手、甚至傷害了自己的員工,但是沒有人能否認這是購買各種各樣的東西的廉價便捷平臺。紐約市議會批評亞馬遜的反工會政策及其與移民當局的合作,導致阻止亞馬遜在皇后區長島市建立第二總部。

 

當然,反托拉斯政策大改革的支持者會否認這里面存在明確的權衡。他們希望,一個不那么集中的技術市場最終會為每個人帶來更多的創新和更好的成果。

 

也許會的。

 

消費者喜歡實實在在看到一個誘人的優惠。對抗邪惡的特殊利益的政治承諾聽起來不錯,但是整治提供廉價商品的公司看起來是個太過苛刻的主張。

 

創投數據庫是聚焦于創投行業的信息平臺,收錄最全面的企業數據、行業資訊以及風險投資動態。數據庫的特點是“全面”。我們的宗旨是:用心服務行業用戶,全面表現行業數據!
我想找投資人 我想發布信息
廣告投放:請聯系此處微信號
微信公眾號
商務經理微信
重點推薦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